咨询热线:031-51981053

“地二代”王晓松能否力挽新城狂澜?

出乎意料所有人的意料,在外界眼里,向来高调的新城控股董事长王振华竟然因“淫秽女童被刑事拘留”的消息转入大众视野。新城控股这家从常州发家并已南北全国布局的房企,遭遇了公司发展以来尤为相当严重的一次危机。问题在于,替代其父接替新城控股董事长的王晓松,能否挽救市场信心?能否协助新城控股渡河这次危机?股市三家上市公司市值冷却近300亿在资本市场,57岁的王振华实际掌控着三家上市公司,还包括新城控股(601155.SH)、新城发展(01030.HK)、新城悦(01755.HK)。其中,在A股上市平台中,新城控股7月4日盘前集合竞价,最低价报38.42元/股,股价跌到10%,散户即跌停,对应总市值867.03亿元。事发前的7月3日,新城控股股价报42.69元,对应总市值963.4亿元。

“地二代”王晓松能否力挽新城狂澜?

其所计算出来,其市值直降96.37亿元。在H股上市平台中,7月4日新城发展收盘报价7.19港元,跌幅为10.57%;新城悦收盘报价5.7港元,跌幅为13.11%。两者的市值冷却了57.19亿港元,大约50.46亿元人民币。事实上,7月3日下午,在曝出王振华因淫秽女童被刑拘后,港股新城发展、新城悦的股价从当天15:00后开始很快体操。其中,新城发展收盘报价8.04港元,跌幅约23.86%;新城悦收盘报价6.56港元,跌幅为23.72%。当天这两家公司市值冷却大约167.74亿港元,折算人民币147.98亿元。其所计算出来,新城系由三家上市公司的市值在两天内已冷却了大约294.81亿元。财经评论员贤迈进回应,当前股价暴跌和清盘等现象,都合乎预期。类似于企业老板违法事件的性质十分险恶,资本市场的暴跌恰也说明了市场的反应。贤迈进同时认为,先前还要留意一系列连锁反应,这也是企业在先前日常经营中所须要警觉的。而从明确影响看,其对资本市场和融资等方面的影响不会小于对房地产项目的影响。“地二代”王晓松“二度”接班人近两年,新城控股销售规模较慢发展,沦为房企中名副其实的“黑马”。时隔2017年11月突破千亿大关后,2018年,新城控股合约销售额约2210.98亿元,同比快速增长74.82%,已完成年初1800亿元销售目标的122.83%,构建了从千亿到两千亿的横跨。在此基础上,2019年,新城控股的销售目标剑指2700亿元。截至目前,新城控股仍未发布其6月的销售数据。据克而瑞研究中心数据,今年前6个月,新城控股集团全口径销售金额1239.8亿元,名列销售金额排行榜第8名;权益销售金额876.3亿元,某种程度名列榜单第8名。7月3日,新城系由旗下三家上市公司皆公布了王振华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的消息。新城控股议会选举公司董事兼任总裁王晓松任公司第二届董事会董事长。同时,新城控股通过公告回应,“公司目前生产经营活动长时间。”地产二代中,王晓松和王思聪皆有“小王总”之称之为。公开发表资料表明,王晓松出生于1987年12月,毕业于南京大学,本科学历。2009年8月重新加入江苏新城地产股份有限公司,曾任江苏新城常州公司工程部土建工程师,上海公司工程部助理经理,总裁助理、总裁。

“地二代”王晓松能否力挽新城狂澜?

2013年2月,王晓松接棒“老将”吕小平,兼任新城地产总裁。2015年3月,王晓松被月任命为新城控股的总裁,其刚刚离任之时,新城控股也已完成“B股并转A股”。然而,2016年10月24日,王晓松在一封取名为《不忘初心同心同在》内部邮件中宣告辞去新城控股总裁职务。其在新城的七年职场路也按下停止键。不过,他也在邮件中回应,“新城是有一点我为之努力奋斗一生的事业”。去年8月,“少帅”回来,月“接班人”。当时的公告表明,2018年8月24日,新城控股接到王振华的书面请辞申请人,王振华因工作原因辞任本公司总裁职务。王振华辞任总裁职务后,之后兼任新城控股董事长以及董事会奖提名委员会委员、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同日,新城控股董事会表示同意聘为王晓松为公司总裁。公开发表信息表明,重返总裁职位后,王晓松主要分管商业研发事业部和资产管理中心。在新城控股开会的2018年中期业绩发布会上,王晓松回应,这两年环绕房地产业务主要看见了两件事,第一件事是看见很多科技类的企业,期望能从这些前沿企业,从有所不同的视角看问题;第二件事情是看了很多消费升级的项目,它们都和房地产的做生意息息相关,为了填补未来对于商业基础的短板,“花上了两年时间之后提高”。难题临危受命如何重塑公司品牌?在业内显然,对于在新城控股不妙时刻而临危受命的王晓松来说,如何重塑品牌形象、稳固现金流等问题,都将沦为眼下的考验。优快活城总裁薛建雄认为,地产公司都是高杠杆、低负债运营,企业老板对企业信誉的影响十分大。企业老板出有了这么相当严重事件,无法再行操纵企业,所有新债有可能都拿将近,而原有债主也不会意图催债,企业的资金链十分危险性。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18年底,新城控股负债总额2793.62亿元,资产负债率为84.57%。在业内显然,面临种种有可能经常出现的变故,新城控股能否维持资金链的务实仍是不得而知。薛建雄同时认为,王晓松替代其父接掌新城控股的作法,对企业未来的发展,不会带给一定的协助,最少局面可以站稳,但还必须给市场信心,“现在新城控股最重要的是去找新的靠山给市场信心。如果都有企业合作或大股东,对站稳市场对企业的信心不会有相当大协助。”在薜荔房互机构创始人、房地产和互联网研究院院长相国丰显然,公司品牌和商誉有较为大的损失。不过,短期突发事件超跌后,还不会渐渐重返到长时间水平。长年来看,重返公司基本面,必定是要看公司的数据。“对品牌认同有负面影响,进而对其股票的市场展现出也不会有影响,但有可能只是暂时性的影响。”房地产品牌营销专家陈诚恳亦回应,该事件不牵涉到企业经营“硬伤”,也不牵涉到企业经营所倚赖的市场性或资源性要素的大转变,继任者如果能在合理时间展开合理、适当的企业改进,甚至改革,使企业更进一步优化,或许会比前任劣,甚至有可能比前任强劲。“该事件主要影响的是新城旗下上市公司,未来关键要看在王晓松率领下,新的团队如何构成和建构,以及对未来新的发展的策略,这还必须更进一步仔细观察。”北京博智行商业地产研究院院长鲁炳全认为,而对新城旗下单一项目的影响,会那么必要和显著,因为品牌关联度并不是尤其低,比如吾悦广场,主要还是各不相同商业项目自身运营团队和运营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