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031-51981053

央行为何不让人民币贬值?_政策法规_新闻_矿道网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日前在参加“上海发展沙龙”公开发表为题《人民币的国际用于》的演说中回应,没适当靠人民币升值应付经济下降;A股市场不致更进一步扩大开放;未来或更加多通过公开市场出售国债和其他新型工具投入流动性。也就是说,将近段时间无论是中国政府还是央行都一再强调,尽管人民币汇价不会有所波动,但是政府却会通过人民币的升值来救经济,因此,在近段时间里,人民币升值的概率十分小。同时,中国金融市场不会更进一步对外开放,这是历史的必定。  那么,中国政府及央行为何一再强调会通过人民币升值救回经济?按照易纲的话,无论是一季度外汇占款增加,还是跨境资金流入比以往多,这些都是跨境资金流动的长时间状态,是国内居民、企业及金融机构针对美元特别强调重返的预期,是他们调整和优化自己的资产负债表,有意愿持有人更好的美元资产,从而导致国际收支上的资金流入。但是,从中国的进出口贸易的关系来看,中国的顺差依然相当大,因此,中国政府显然会也不必须由于经济快速增长上行的压力大,而让人民币升值。

央行为何不让人民币贬值?_政策法规_新闻_矿道网

也就是说,当前国内居民、企业及金融机构的金融意识与以往几乎有所不同了,他们不会通过汇率变化来调整及优化自己的资产负债表,这将是当前及未来国际跨境资金流量变化的最重要因素。不过,这只是一般性的理解。  只不过,央行一再强调人民币不升值,尤为最重要的是人民币的国际化问题。正如易纲所说,人民币国际化作为一项国家发展战略,渐渐地向前走是不可逆转的趋势。但是,在人民币国际化的过程中,则不存在极大的风险。因为,人民币国际化不仅在于使中国对世界的责任减少了,也在于更容易把中国的风险在全世界曝露。因此,如何确保人民币汇率的平稳,是政府渐渐前进人民币国际化的最重要前提。如果政府为了救回经济而采行货币贬值的方式,或人民币升值,这认同更容易减少人民币国际化的风险。因此,人民币无法随便升值。  易纲的报告也向市场透漏出有一个十分确切的信息:尽管人民币国际化是当前中国的一个国家发展战略,但是人民币国际化的发售是一个渐渐的过程,而不是突飞猛进,更加会由于短期的因素让人民币升值。因为,政府早已意识到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不仅是中国对世界责任减少的过程,也是中国的风险向世界曝露的过程。换句话说,国际上对人民币的接纳程度越高,中国政府越是必须维持人民币的平稳。因为只有一种的汇率货币,才能确保这些持有人用于人民币国家的利益。如果不是这样,而让人民币汇率波动极大,甚至于让人民币过度升值,那么这些持有人及用于人民币的国家的利益就更容易受到伤害。  同时,由于人民币的国际化过程也是中国风险向世界曝露的过程,这就拒绝人民币国际化首先就得把中国国内自己本身的问题处置好、均衡好,否则在人民币国际化的过程中,不仅更容易把这些风险曝露于外,更容易受到外部因素的相当严重冲击。因此,人民币国际化某种程度是内外经济因素如何均衡的过程。中国政府回应应当仍然维持精神状态意识。  还有,人民币不升值也与中国政府期望人民币转入特別提款权(全称SDR)有关。尤其是最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正在就划入SDR货币篮子转入程序性的技术测算。如果人民币升值某种程度是有利于人民币划入SDR的。因为,2010年IMF评估人民币否可划入SDR时,按照IMF测算指标,一国货币否用作普遍国际缴纳及主要外汇市场普遍的交易,主要可参照四个分析指标。即全球各国官方外汇储备所占到的比重、全球国际贸易承销中所占到的比重、全球国际债券市场所占到的比重、全球外汇交易市场所占到的比重。后两项指标人民币近劣于瑞士法郎、澳大利亚元、加元、港元及瑞典克朗。如果人民币升值这种情况堪称不会相当严重。  反过来,如果人民币无法划入SDR,不仅不会影响提高中国经济在国际上的地位,也不会影响人民币在国际市场的可用于性。当前人民币在全球各国持有人的外汇储备中之较低,国际市场各国银行持有人人民币外汇资产债务之较低都与人民币没划入SDR有关。而这不仅不会影响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也不会影响当前中国“一带一路”的经济发展大战略。  此外,当前国内居民及企业之所以需要争相回头过来,无论是旅游还是持有人外国资产,无论是展开投资项目还是转入外国市场,这些都是与人民币结实及人民币不升值有关。如果人民币升值,这股大潮很更容易不会反败为胜。因此,人民币还是不升值为好。  总之,对于中国政府及央行来说,在当前的经济态势下,坚决人民币不升值是一个不利的自由选择,也是当前中国整个经济发展战略的必须。我过去仍然在特别强调,汇率的变化,只不过就是国家利益的权衡。如何在国家利益的角度来看,确认一个适合的人民币汇率水平,这应当是央行基本的责任。